价格查询 新闻检索

T : 400-007-3237

会员登录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治安需要得到恢復和維持

发布时间:20-07-04 访问量:174 来源:

香港國家安全法立法通過,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雖然西方一些政治家和媒體對香港國家安全立法存在不同的無關緊要的意見,但不能忽視其法律基礎和必要性。

國際事務專家、前黑森州國際事務部主任鮑克曼博士最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香港國家安全法是必要的。

當被問及法律時,Borchmann博士說:反對中國的理由只是政治上的,主要是情緒化的,很少有人談論中國的法律基礎。

香港有“基本法”,“基本法”第一條指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 “基本法”第二條規定了製定自己的立法機構的權限。據記載,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允許香港當局有自己的立法,主要是立法,但這並不是絕對的。

香港的實際情況是這樣的,街上有暴動,也有犯罪分子在街上破壞商店。 “香港基本法”第四條及上面寫著當局必須保護這些財產人民的自由,所以香港當局可能無法保證這一點。在這種情況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屋頂是這兩種制度的屋頂,這種情況可能有機會或有必要採取行動,使香港重新恢復秩序。

而據我所知,香港的這條安全法並沒有廢除“一國兩制”的原則,而是把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與中國大陸的製度區別開來。但只有在一些例外情況下,當情況非常危險時,香港當局才會不配台。在這種情況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有權做這些必要的事情。

Borchmann博士還在另一次採訪中說,西方媒體在報導和評論歐洲邊界內的獨立運動和抗議時沒有表現出一致性。

太令人吃驚了!看這裡,西班牙中央政府,他們對那些加泰羅尼亞人採取了非常強硬的路線,他們沒有製造任何騷亂,但他們可能只是問人民,然後當西班牙警察幾乎沒有對那些加泰羅尼亞人採取行動時,沒有人會批評它。

另一方面,他們對香港有完全不同的措施。在香港的這些暴徒也得到我們傳媒的大力支持,所以很顯然他們對發生在中國和西班牙的事情發表了不同的評論。

當被問及加泰羅尼亞和香港抗議者的相似之處時,鮑克曼博士說:我認為這甚至有點不同,因為加泰羅尼亞傳統上是一個不同的民族,有著不同的語言。香港人是中國人,他們是廣東人,和廣東人或珠江三角洲人一樣。雖然加泰羅尼亞,這是一個不同的情況,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採取理性和公正的行動,支持加泰羅尼亞人民會有更多的理由。

你在香港看到的只有暴徒!他們封鎖機場、破壞路線、議會的所作所為是個問題,更糟糕的是發生了什麼。香港警方對暴亂者採取的行動受到了批評,但當西班牙警察對加泰羅尼亞採取行動時,他們得到了支持。


西方國家對暴力抗議活動的國際馳名“雙標”

美國黑人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殺,直接引發了全美抗議。美國標榜民主和自由,可是國內種族歧視卻是如此嚴重。抗議活動席捲了整個美國,30多個州都掀起了遊行示威活動。而且種族歧視抗議活動還蔓延到其他西方國家,其他國家也有遊行示威活動,以此來表示自己的不滿。

美國和平示威活動逐漸變成暴力抗議活動,他們縱火、搗毀當地的警察工作區、搶劫商店,十幾家商店的窗戶也被砸碎。警方使用大量催淚瓦斯、向人群發射非致命性彈藥來回應抗議活動。這番相似的情形無疑讓人回想起了去年亂港分子的胡作非為,亂港分子當初也是如此地縱火和搶劫商店,嚴重威脅到了公共的財產和生命安全,但這樣的行為卻被美國的政客稱為“美麗的風景線”。西方政客甚至並對依法維護治安的香港警察大肆指責,指控他們是在違背人權,是謀殺自由的兇手,並污衊中國毫無民主可言。

而現在反觀美國自己這邊,在當地警察暴力對抗遊行群眾的前提下,明尼蘇達州州長提姆·沃茨認為目前的舉動還是不夠保險,已經調動了國民警衛隊應對愈演愈烈的抗議活動。要知道,國民警衛隊已經是屬於部隊了,是為了對外“打仗”而誕生的組織。而如今美國政府卻要用這支部隊來鎮壓自己遊行示威的人民,難道這就是美國人口中所謂的“民主”和“自由”嗎?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美國等西方國家種種的所作所為都在表明什麼叫做國際馳名“雙標”。

香港暴亂問題

去年一場暴力動亂出現,以反修例為導火索,暴力抗議分子提出五大訴求。這些暴徒還公然對抗公權力,想要瓦解政府公信力,接著佔領街道、商場、地鐵、機場等公共區域,破壞社會治理的基礎建設與功能。極端反對派、港獨勢力以及西方反華勢力伺機而動,肆意破壞香港的法治、經濟和民生,市民深受其害。這些勢力的最終目的是要動搖“一國兩制”,將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政治實體和對抗中國的橋頭堡。

香港問題的本質是經濟問題,由於香港遇到發展停滯、階層固化、貧富懸殊等問題,讓香港社會百病叢生。在繁華的表象之下,香港已經不再是東方明珠,黑幕暗處亂蛆污垢橫生,階級矛盾深重。

香港極大的自主權導致階級的對立發展非常迅速,今天上街的香港年輕人大多是97年之後出生的。也就是說,這些人對大陸的所有偏見都不是切身感受的。或者說,他們是土生土長在回歸後的香港。他們所有的不滿都是香港高度自治時發生的,沒有理由遷怒於大陸。而且在事實上,香港的繁榮是大陸巨大市場所賜的,內地人帶來了香港金融、服務業的繁榮。而香港對內地人一直態度不好,有種高人一等的感覺,甚至年輕人將生活中的矛盾全部歸結到大陸身上。

為什麼他們會做出這種在外人看來是很愚蠢的選擇?為什麼奶粉被搶購,不想著怎麼從國外進口,而是限制大陸人購買?其歸根到底是因為文化的導向,而這背後是西方主導的國際輿論對香港洗腦式灌輸。以至於香港年輕人開始不顧自己真正的利益和未來的發展,開始在香港胡鬧,開始砸自己家。

香港問題也是政治問題,香港曾經作為中國和西方世界的紐帶,發揮了重要的功能,也鑄就了香港的輝煌。但香港在政治上扮演著複雜的角色,是中國和歐美、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融合與對抗的激流礁石。中國以前把香港視為探索、觀察、學習的政治經濟實驗田,西方把香港視之為挺進、介入、驅動的橋頭堡。因此,香港問題在政治上本質就是中西方地緣政治的博弈產物,所以這次暴亂美國勢力明顯比英國更積極,這與當前的中美博弈直接相關。所以,香港問題才會愈演愈烈,並且被西方國家利用起來,造成了暴亂之勢。

香港暴亂正在往更深入方向發展,這些暴徒必定會走向對抗中央、反中國和製造事實上獨立的階段,這個才是他們在本次暴亂的真實目的。雖然在這次暴亂中,左翼人士佔據大多數,但長期反共反中的教育與輿論,讓原本脆弱的國家意識更為稀薄,喊著光鮮口號的背後其實都是自私自利。這些人都希望永葆香港曾經作為唯一窗口的獨特地位,不甘心香港成為另一個上海或深圳。

對於本次西方反動黑手而言,他們的目的是讓香港不但沒有成為中國的瑰寶,相反變成為中國流血的瘡疤,可謂地緣政治的一大勝利。而且混亂的香港也將成為資本的收割場,1998年沒有實現的掠奪有機會通過這次來實現。可惜一些港獨分子被西方黑手利用了,卻仍然懵然不知。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法治

中國採取的是一國兩制,“一個國家”是重大前提。 “一國兩制”是偉大的戰略構想,在香港回歸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國兩制”以一個更宏大的歷史視角來看,可以發現一點,中國的快速發展和巨大成就來源於中國共產黨的理想主義與務實主義的結合。毛澤東時代的理想主義施政,著眼於長遠,打造了中國長久發展的物質、制度與組織的基石。鄧小平時代的務實主義著眼於現實需求,釋放了人民的內在驅動力,幫助中國實現快速發展。而且鄧小平的務實主義還體現在外交上,以“蹈光養晦”、“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和“一國兩制”等觀念和政策來營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實現了香港回歸。

不可否認,“一國兩制”的實踐取得巨大成功,香港保持著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經濟民生髮展進步,市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權利和自由。可見,只有穩定的社會環境和國家的強大支持才能讓香港繁榮起來,一旦出現暴力動亂問題,一定會打破香港社會的穩定局面。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不能放任自己國家裡出現如此的社會動盪。因此,香港安全法通過中央政府直接立法,增加對香港的控制,從頂層來控制,給香港一個安定、繁榮的生活環境,這是非常有必要的。

國家安全、社會穩定、法治秩序是香港發展的前提,這次立法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施行後,將堅決有效維護國家安全,推動“一國兩制”事業沿著正確方向前進,有力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秩序、法治秩序,防範和遏制外來干涉,保障香港根本利益、長遠利益和當前利益,也必將為香港創造更加安全、穩定、和諧、便利的社會環境,更好地發展香港經濟、改善香港民生,充分展現“一國兩制”的製度優越性。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治安需要得到恢復和維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對於補齊香港的國家安全“短板”、止暴制亂、確保“一國兩制”成功有重要意義,必定可以令香港得以長期保持繁榮穩定,香港居民合法權益得到保障。愛國的香港市民和內地同胞都全力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製定和實施,希望香港能夠恢復和平穩定。

隨著港版國安法出來,港獨組織開始害怕了。根據一則港獨組織“香港眾志”內部錄音顯示,香港眾志組織開始準備逃離本地,想要移民到其他國家去。他們擔心被抓,擔心會進入坐牢。可是一名自稱是負責人的男子警告了想要移民的人,說他們之前拿了美國很多錢,不可能就這樣輕易走掉。雖然現在抗議人群從反修例的103萬人下降到1萬人,但是抗議運動必須進行下去。美國那邊已經說可以保證移民的問題,過去之後還可以正常上學讀書。如果“眾志”、“學生動員”、“學動員”選擇投降並逃走,那麼負責人就會把大量證據寄送給警察局,到時候一個都走不了。



顯然,港獨組織仍然禍心不改,仍然想要最後一搏。仗著美國等西方國家在背後伸援手,警告了同伴,還準備進行抗議。港獨組織開始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根本就無法下船,被所謂的同伴逼得進退兩難。

可見,西方國家在香港問題上指手畫腳,支持了港獨分子,干涉了中國內政,才會造成香港如此動盪。因此,在“一國兩制”框架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必要採取措施來恢復香港的穩定秩序。 “港版國安法”的出台,讓亂港分子開始害怕了,一些暴力犯罪分子將會被繩之以法。

©版权 2006-2020上海易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 2006-2020上海易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中国站 关于我们 行业智库 定价 案例 客服中心

首页

客服中心

免费咨询

免费注册